学院 相关帖子 文章

秀才说:DCEP或将成为印钞“泡沫”的转折点

2020.05.07

2020年可谓是“黑天鹅”之年,自新年伊始,各种百年一遇的超级事件就始终没有停止过,这其实是极其罕见的。造成这一现状的背后成因较为复杂,既有偶发因素(如新冠疫情),也有市场本身的脆弱性影响(如长时间维持超低利率后,各类复杂交易策略规模空前增长且相互嵌套,对市场波动敏感,且美股等金融资产泡沫严重),并且叠加了多地贫富差距加大背景下民粹主义、保护主义的泛滥,以及由此引发的区域冲突与矛盾频发。

尤其是疫情的发酵加速了全球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新陈代谢,从爆发到蔓延,从经济到金融,裂变同时发生、并且彼此激化。

这些因素有短期的,也有中长期的。例如疫情总会过去,但应对疫情冲击的一些非常规举措所带来的后遗症,与其他中长期因素混合后,会使得复杂环境延续的时间更加长久一些。

就比如美国,为了提振因疫情冲击而停摆的经济,美联储印钞机火力全开,大刀阔斧地开展一系列宽松操作,在企图利用海外廉价资金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的同时,将自身经济波动的风险转嫁给全球各国。

作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,早在2018年时,美国财政赤字就已高达7790亿美元;因此他们在疫情期间所推出的所有援助计划,其资金来源都是美联储的印钞机;而市面纸币越多,币值购买力缩水就越严重,再进一步就是通货膨胀。

但美元以及美元计价的金融活动在全球拥有绝对主导力,这就意味着美国印钞美国花,但美国的通货膨胀却需要全球共同分担。

一方面,美联储印钞可以为资本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,防止再次出现恐怖的“熔断四联”暴跌局面,但这些印出的钞票主要流入美股市场,转而推高股指,形成表面上的牛市;

另一方面,美联储印钞可以为企业提供信贷支持,稳定经济促进就业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美企“吃钱”的速度可以与“印钞”速度相媲美。试想一下,仅为小企业提供的3500亿美元的“薪资保护计划”在短短20天内迅速耗尽是个什么概念?

与此同时,美元滥发也已对新兴市场造成了巨大冲击,令世界越来越多的穷人供养着美国富人。为了应对美国这一举措,各国都在积极推动“去美元化”:首先是减持美债、增持黄金;其次是在国际贸易及金融活动中避开美元结算;最后就是加快数字货币研发试验。

央行数字法币DCEP计划的落地实测大大刺激了全球各国神经,包括法国、韩国在内的诸多国家都已经公布了央行数字货币的测试计划或方案,而在更早前,瑞士央行已率先试点测试该国CBDC。

可以预见的是,走在世界前端的数字人民币一旦正式落地,将成为制衡美元的桥头堡,并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,进一步扩大使用范围以及使用边界,最终形成螺旋加速。

全球金融体系都在尝试探寻美元的替代方案,或许正如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·特里芬所说:“如果没有别的储备货币来补充美元,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必然崩塌。”

作者 : 秀才实盘

相关推荐